广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www.tnyij.com  

五年規劃(原稱“五年計劃”,從“十一五”起改為“五年規劃”)全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綱要,是我國國民經濟發展中重要的組成部分。1953年,我國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制定了第一個“五年計劃”,在隨后的60余年里,除了1963年~1965年國民經濟調整時期外,我國已連續發布了13個“五年計劃/規劃”,對全國重大建設項目、生產力分布和國民經濟等做出規劃,為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制定遠景目標和方向。

 

歷年的“五年規劃”,不僅描繪了建國以來經濟發展的大體脈絡,也展現了中國宏觀經濟發展的思路。本文將研究“十五”到“十三五”四個時期的“五年計劃/規劃”,通過對比各個時期不同的時代背景,梳理過去20年產業規劃路徑,為產業發展和企業投資提供借鑒。

一、“十五計劃”(2001~2005)

“十五計劃”頒布于2001年,是我國步入21世紀以來的第一個五年計劃。往年的五年計劃基本上以研究國內問題為主,國內改革發展也是以線性的方式,按照不同階段步步推進。然而,在“十五”期間,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內外經濟環境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因此如何正確判斷這些變化,并采取正確的對策,是“十五計劃”制定考慮的首要問題。

 

1、“十五”的時代背景

 

新世紀伊始,國際社會網絡化、全球化、市場化呈加速趨勢,互聯網的發展把世界經濟連在一起,為全球化提供了物理條件;資本的跨國流動和產權、投資為主要特征的跨國兼并,也成為了當時全球化的主流;隨著網絡化、全球化的推進,市場化的速度也在不斷加快。這三種趨勢相結合,構成了外部經濟環境的新特征。因此,“十五計劃”不僅需要考慮國內經濟已經出現的一些問題,繼續推進國內的改革,也要根據外部環境變化,進行國際分工的新定向。

 

2001年,我國正處于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談判的尾聲階段,即將向全球開放國內市場。一方面,加入WTO為深化改革開放提供了機遇,全球性的資源配置也有利于國內經濟結構的調整和優化,促進產業升級;另一方面,我國以制造業為主的重要產業也將融入國際分工體系,將面臨來自全球企業的競爭與開放市場的殘酷檢驗。

 

反觀國內,我國雖已施行改革開放20年,市場經濟體制基本建立,但帶來的公平與效率的取舍問題成為了影響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因素。城鄉居民收入、地區間居民、行業間收入、競爭性行業與壟斷性行業之間的差距逐漸加大。產業結構不合理,地區發展不協調,城鎮化水平低,國民經濟整體素質不高造成的經濟效益較低,經濟發展結構不平衡等,成為了推動國家經濟發展的現實阻礙。

 

2、“十五計劃”中的產業規劃

 

在面對如此的國際形勢與國內現狀,“十五計劃”在產業結構方面進行了一系列的調整。

 

首先是制造業,根據即將加入WTO后形勢的變化,國家選擇首先將制造業融入國際分工體系,發揮勞動密集型產業的比較優勢,使勞動密集型產品的市場空間在“入世”后進一步擴大。“計劃”中明確提出,要將原材料工業、輕紡工業、裝備制造業以及建筑業等作為優化升級的重點,老工業基地也將進行改造和結構調整,探索替代產業和可持續發展的新模式。

 

其次是服務業。“十五”之前,我國服務業比重偏低,比低收入國家低10%,比中低收入國家低15~20%,致使服務型產品在我國的價格不斷上升。因此,提高服務供給能力和水平成為了“十五”期間發展服務業的重點。生產性服務業重點提升傳統流通業、運輸業和郵政服務業,金融保險業,以及會計、法律、管理咨詢等中介服務業。生活性服務業重點發展房地產、裝修裝飾和物業管理業,旅游業,商業零售和餐飲業,職教培訓業,面向生活消費的金融保險業,以及文化和體育產業。

 

此外,“計劃”中還提出要加速高技術產業,特別是信息產業的發展,使之成為國家競爭力的制高點,其重點在于推進信息化,尤其是推動政務、金融、外貿、廣播電視、教育、科技、醫療衛生、社會保障和公用事業等領域的信息化進程。此外,將大力發展信息基礎設施的建設,以及電子、信息產品制造業的發展。

 

二、“十一五規劃”(2006~2010)

“十一五規劃”頒布于2006年,是第十屆領導班子上任后推出的第一個五年規劃。“十一五”首次將“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更名為“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是自“八五計劃”將“國民經濟計劃”改為“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后,五年規劃的第二次更名。將“計劃”改為“規劃”,體現了國家從微觀向宏觀、從直接向間接、從項目管理向規劃管理的轉變。計劃經濟時期,國家要通過計劃逐一配置重要資源,所以各項指標定得非常詳細,在市場經濟時代,規劃將突出宏觀性、戰略性,規劃指標少而精,而且總體上是以預測性、指導性為主。

 

1、“十一五”的時代背景

 

以“十五”時期的高速發展作為基礎,“十一五”時期我國經濟社會處于難得的黃金發展期和新的上升期。居民消費結構逐步升級,工業化進入中期階段,產業結構調整和城鎮化進程加快。人力資本快速增加,規模巨大、成本較低的人力資本成為我國經濟增長的強勁優勢。國內國民儲蓄一直保持較高水平,境外投資持續增長,經濟發展的資金供給比較充裕。多年建設發展積累的基礎設施、交通、信息網絡為進一步發展奠定了良好基礎。

 

然而機遇與風險并存,經過20多年改革開放,我國社會城鄉差距、地區差距、貧富差距等社會差別拉大,社會公正問題凸顯。收入差距不斷擴大,容易引起部分社會成員心理失衡甚至利益沖突,給社會帶來很多的不穩定因素。

 

此外,經濟社會發展與資源環境矛盾日漸尖銳。2003年我國消耗的資源占比為石油7.4%、原煤31%、鐵礦石30%、水泥40%,而GDP僅占世界的4%。美國、德國、法國、印度等國GDP中用于投資占比為10%~20%,我國為40 %~45%,上述國家每增加1億元GDP需要投資1億~2億元,我國則約為5億元。這種依靠高投入、高能耗、高資本累積帶動的經濟增長和工業化,已經給國民經濟持續穩定增長帶來了負面效應,因此經濟增長模式由粗放型轉變為集約型成了首要任務。

 

2、“十一五規劃”中的產業規劃

 

為解決城鄉、地區發展差距拉大問題,“十一五”提出了“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和“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戰略規劃。

 

在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規劃中,提出要發展現代農業,通過提高農業科技創新轉化來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優化農業產業結構,保證糧棉油穩定增產的同時,提高養殖業比重,加速發展畜牧業和奶業;優化農業區域布局,提高黃淮海平原、長江中下游平原和東北平原的糧食綜合生產能力,以及增強農業整體的服務體系建設。

 

在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規劃中,提出將支持西部地區發展清潔能源、制造業、高技術產業和其他優勢產業;支持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地區發展現代農業、先進裝備、精品鋼材、石化、汽車、船舶和農副產品深加工等高技術產業;支持中部地區發展鋼鐵、化工、有色、建材等原材料優勢產業,礦山機械、汽車、農業機械、機車車輛、輸變電設備等裝備制造業,以及軟件、光電子、新材料、生物工程等高技術產業。

 

關于解決粗放型增長模式轉型問題,“十一五規劃”提出了要“推進工業結構優化升級”,首先要加速發展高技術產業,包括電子信息制造業、生物產業、航空航天產業和新材料產業等。其次,要振興裝備制造業,包括提升汽車、船舶,以及包括數控機床、輸變電等在內的重大技術裝備制造業的自主研發和創新能力。此外,還提出要優化升級冶金工業、化學工業和建材建筑業等原材料工業,降低消耗、減少污染;提升輕紡工業的制造水平,增加產品附加值?;平畔⒒?,堅持以信息化帶動工業化,以工業化促進信息化,提高經濟社會信息化水平。

 

在服務業方面,“十一五規劃”在“十五規劃”發展交通、物流、金融服務和商務服務等生產性服務業的基礎上,增加了要積極發展信息服務業,其中包括電信基礎業務、電子商務、電子政務、數字內容產業和動漫產業等。

 

三、“十二五規劃”(2011~2015)

“十二五規劃”頒布于2011年,由于是在同一屆領導班子的任期內所提出,所以“十二五規劃”無論是在內容上、結構上,還是在核心矛盾與發展策略上,與“十一五規劃”有著很強的延續性與一致性,繼續圍繞發展現代農業,轉移和升級傳統制造業、培育和發展新興產業、提升現代服務業規模和效率四條主線,清晰標明了這一階段國家的經濟支點。

 

1、“十二五”的時代背景

 

“十一五”期間,我國經濟保持了較為平穩的發展,為“十二五”期間的發展奠定了十分良好的基礎。“十一五”期間我國GDP年均增長11.2%,人均GDP比2000年翻了一番。自2010年第二季度起,我國GDP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全世界500種工業產品中有220種產量居世界第一,其中包括煤、鋼鐵、布、水泥、汽車、計算機、電視機等。裝備和電子信息產業規模居世界第二?;舊?,我國已經進入到了工業化中期階段,建立起了符合國情的門類齊全的現代工業體系。

 

自從“十五”期間加入WTO以來,中國充分利用了全球化紅利,使中國制造在全球新的分工體系中建立了自身的優勢,外需帶動出口部門快速增長,2010年我國對外貿易額達到2.97萬億美元,外匯儲備超過了2.8萬億美元。然而,2007年美國次貸?;賈碌娜蚪鶉諼;?,對全球經濟造成了極大地影響,同樣也極大地限制了中國依靠外需高速增長的空間,導致以外需作為拉動國民經濟增長主要動力之一變得越來越困難,也促使國民經濟向依靠內需增長進行轉變。 

 

反觀國內,我國經濟結構性矛盾仍然存在。一是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矛盾,農村政策“失靈”,中央財政對農業投入從2004年的2626億提高到2009年的7161億元,但城鄉收入差距仍持續擴大,從2006年的3.28:1,擴大到2009年的3.33:1。二是需求結構矛盾,我國消費貢獻率從2001年至2008年降低了10%,與投資率、凈出口率的持續增長形成反差。三是產業結構仍然失衡,農業基礎設施落后,資本、科技投入不足,仍沒擺脫“靠天吃飯”的局面。工業規模雖大但并不強,核心技術仍依賴于進口,導致工業產品附加值低,致使出口份額雖大,但相對利益較少。服務業與發達國家相比仍顯不足,2008年我國第三產業比重只有41.8%,與高收入國家的72%仍有差距,甚至不及低收入國家的50%。

 

在此時代背景下,“十二五規劃”提出了“一主題一主線”,即以“科學發展”為主題,以“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為主線,提出了“十大振興計劃”。

 

2、“十二五規劃”中的產業規劃

 

產業調整方面,“十二五規劃”延續了“十一五規劃”的總體思路,在重點產業的具體發展方向上有了更明確的指導,提出了“十大產業振興計劃”并首次提出了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

 

首先在農業方面,通過繼續加快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加速發展現代農業,提出“七區二十三帶”的優勢農業布局,并通過推進農業技術集成化、勞動過程機械化、生產經營信息化,加快農業科技創新。

 

在工業方面,繼續改造提升制造業,明確提出要將裝備制造、船舶、汽車、鋼鐵、有色金屬、建材、石化、輕工和紡織作為重點發展方向,推進一系列重點產業的結構調整,包括進一步提升裝備制造行業的基礎工藝和研發集成水平;提高船舶行業的高技術、高附加值并適應國際造船新標準;強化汽車行業整體研發能力和關鍵技術的自主化;冶金和建材行業根據國內需求控制產量并優化品類;探索石化行業多元化發展新途徑;輕紡行業在保證環保和質量安全的前提下,提升工藝、裝備和品牌建設;包裝行業加快發展包裝裝備、新材料和高端包裝制品;提高電子信息行業的研發水平和自主發展能力;建筑業推廣綠色建筑,使用先進的建造、材料、信息技術優化結構和服務模式等。

 

除制造業之外,“十二五規劃”中還提出要重點發展一批戰略性新興產業,包括節能環保產業、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生物產業、高端裝備制造產業、新能源產業、新材料產業和新能源汽車產業,將其培育發展成為先導性、支柱性產業。與此同時,推動能源生產和利用方式變革,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的構建,全面提高信息化水平,以及推進海洋經濟的發展。

 

服務業方面,依舊是加快發展金融、物流、商務服務和高技術服務業等生產性服務業和商貿服務、旅游、家庭服務和體育事業等生活性服務業的發展。

 

產業布局方面,將優先在中西部資源地布局主要依托國內能源和礦產資源的重大項目;優先在沿海沿邊地區布局主要利用進口資源的重大項目,并以產業鏈條為紐帶,以產業園區為載體,發展現代產業集群。

 

四、“十三五規劃”(2016~2020)

“十三五規劃”頒布于2016年,是新一屆也是現任領導班子編制的第一個五年規劃,體現了新領導班子的新思想和治國理念。2012年,中共十八大強調了“兩個一百年”的奮斗目標,而2020年正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關鍵節點。2014年,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新常態”的概念,“十三五”規劃作為新常態下第一個五年規劃,對于我國的發展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1、“十三五”的時代背景

 

從世界經濟格局來看,在“十三五”時期,全球經濟處于后金融?;納疃鵲髡?。首先,主要發達經濟體表現不一,各大新興經濟體仍處于恢復調整期,世界經濟整體仍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其次,科技競爭力成為世界經濟競爭的制高點,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科技創新和新興產業都將成為經濟轉型的重要支點,新一輪產業變革蓄勢待發。此外,世界貿易格局隨著各類區域性經濟合作組織的建立而呈現復雜化的特征。例如西方國家提出的TPP、TTIP以及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等,將重新劃分全球產業分工格局和利益版圖。

 

從國內經濟發展來看,自“十二五”時期以來,中國經濟發展的突出特征是經濟發展向“新常態”過渡,經濟增長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經濟結構不斷優化升級,第三產業、消費需求逐步成為主體;經濟增長模式從要素驅動型、投資驅動型向創新驅動型轉變。

 

2、“十三五規劃”中的產業規劃

 

“十三五規劃”中重點強調了科技創新對于產業的引領驅動作用,提出要把發展基點放在創新上,以科技創新為核心,以人才發展為支撐,推動科技創新與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有機結合,塑造更多依靠創新驅動、更多發揮先發優勢的引領型發展。

 

農業方面,“規劃”中提出要推進農業現代化,包括高標準農田建設、現代種業、節水農業、農業機械化、智慧農業、農產品質量安全、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培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等重大工程。在提高糧食生產力、確保農產品質量安全的基礎上,進一步拓展農業多種功能,推進農業與旅游休閑、教育文化、健康養生等深度融合,發展觀光農業、體驗農業、創意農業等新業態,從而增加農民收入。同時,開展農業國際合作,擴大優勢農產品出口,適度增加國內緊缺農產品進口,培育有國際競爭力的農業跨國公司,拓展農業國際合作領域。

 

工業方面,“規劃”中提出要在改造升級傳統制造業的同時,加快發展新興制造業,通過創新發展提高自主設計水平和集成能力,融入智能控制與互聯網,培育推廣新型智能制造模式,并且鼓勵建立智能制造產業聯盟,推動制造業由生產型向生產服務型轉變。高端裝備制造仍是發展的重點內容,而且更加強調了“創新發展”的概念。“規劃”中明確表示要重點發展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高檔數控機床、機器人裝備、現代農機裝備、高性能醫療器械、先進化工成套裝備等高端裝備創新發展工程。

 

戰略性新興產業將繼續拓展增長空間,包括支持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汽車、生物技術、綠色低碳、高端裝備與材料、數字創意等產業的發展,以及推進先進半導體、機器人、增材制造、智能系統、新一代航空裝備、空間技術綜合服務系統、智能交通、精準醫療、高效儲能與分布式能源系統、智能材料、高效節能環保、虛擬現實與互動影視等新興前沿領域的產業化。此外,還要加強空天海洋、信息網絡、生命科學、核技術等前瞻領域的布局。“規劃”中提出,要使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5%。

 

服務業方面,“規劃”在以往服務業發展方向的基礎上,提出要推動生產性服務業向專業化和價值鏈高端延伸、生活性服務業向精細和高品質轉變,同時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

 

此外,“十三五規劃”首次提出了“網絡經濟”的概念,并單獨以一個整篇進行部署,表明了國家非常重視信息技術變革對社會的影響,重點包括泛在高效的信息網絡的構建、現代互聯網產業體系的發展,以及國家大數據戰略的實施。其中信息網絡作為整個網絡經濟的基礎與載體,主要任務包括高速光纖網絡、4G與WLAN無線網絡等硬件的架設,以及信息網絡新技術的開發,例如5G、IPv6等。現代互聯網產業體系著重于“互聯網+”行動的實施,即通過互聯網賦能其他產業,形成網絡化、智能化、服務化、協同化的產業發展新形態。國家大數據戰略則是把大數據作為基礎性戰略資源,助力產業轉型升級和社會治理創新。

 

五、各時期重點配套規劃

在每個規劃時期,國家除了頒布五年規劃之外,還會根據該時期經濟與社會發展的主要問題,制定特定主題的配套規劃,在重點領域做出進一步的延伸和細化,以保障五年規劃的順利實施:


“十五”時期,國家針對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這一重點工作,推出了《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提高國際競爭力重點專項規劃》,其中闡述了在加入WTO過程中所面臨的體制政策不適應、生產力水平低等內部問題,以及加入WTO后可能引發的就業矛盾加大、貿易投資格局受影響等宏觀經濟問題,并在農業、工業、金融保險業、信息產業等重點產業領域,對產業結構調整、提升產業競爭力等方面提出了具體的目標與要求。此外,國家針對地域發展不均等問題制定了《西部開發總體規劃》,其中劃定了西部開發的重點區域和各區域的發展側重,設定了包括加快基礎設施建設、加強生態建設和環境?;?、鞏固農業基礎地位、調整產業結構、發展科技教育、促進社會事業發展等在內的多個西部開發主要任務。

 

“十一五”期間,國家針對城鄉差距、地區差距、貧富差距等社會差別問題,制定了“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戰略,并印發了《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若干意見》。文中確立了包括統籌城鄉經濟社會發展、推進現代農業建設、促進農民持續增收、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和加快發展農村社會事業等在內的多個具體發展與建設目標,為該時期的“三農”工作指明了方向。

 

“十二五”期間,國家針對“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這一發展重點,印發了《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提出了要力爭使戰略性新興產業成為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量,要以節能環保產業、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生物產業、高端裝備制造產業、新能源產業、新材料產業、新能源汽車產業等多個產業領域作為重點發展方向,并提出了相應的發展任務和重大工程的項目。

 

“十三五”期間,為了抓住國際產業分工格局重塑這一重大歷史機遇,加快轉變我國經濟發展方式,制定了《中國制造2025》作為我國實施制造強國戰略的第一個十年行動綱領,其中提出了要將提高國家制造業創新能力、推進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強化工業基礎能力、加強質量品牌建設、推行綠色制造等作為戰略任務和重點,并在創新能力、質量效益、兩化融合和綠色發展等方面設定了明確的量化發展指標。另一方面,為搶抓人工智能發展的重大戰略機遇,構筑我國人工智能發展的先發優勢,印發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規劃中提出了“三步走”的發展戰略,即第一步,到2020年人工智能總體技術和應用與世界先進水平同步,人工智能產業成為新的重要經濟增長點,人工智能技術應用成為改善民生的新途徑;第二步,到2025年人工智能基礎理論實現重大突破,部分技術與應用達到世界領先水平,人工智能成為帶動我國產業升級和經濟轉型的主要動力;第三步,到2030年人工智能理論、技術與應用總體達到世界領先水平,成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創新中心。此外,規劃中還設定了一系列推動人工智能發展的重點任務與工程。

 

六、總結

從過去20年的“五年規劃”中,我們可以通過各個規劃時期的產業重點,清晰地看出我國產業在宏觀經濟戰略的指導之下不斷調整發展的歷程。

 

 

從最開始以勞動密集型的初級制造業在世界產業分工中取得一席之地,到逐步提升研發與創新技術含量,帶動我國現代化工業體系的建立,隨后在工業的帶動下,反哺農業,并進一步將重心向服務業轉移。從產業結構上看,現代化工業是我國保持經濟發展的基礎,現代化農業是平衡發展過程中二元經濟的有力保障,而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布局與服務業的崛起必將成為我國未來經濟增長的潛在動力。

 

作者:和君咨詢助理咨詢師 王凱琳